当前位置:首页 > 音乐资讯 >

关杰:古筝洋弟子已近百人

2022-01-11 19:54:36
关杰,法籍华人,革命家关向应的侄孙女,大连市政协特邀委员,大连市侨联文化艺术委员会副会长,中国音乐家协会古筝会会员,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会员,辽宁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教授,国际古筝表演艺术家。她旅居法国多年,发起组建了曾经风靡欧洲大陆的“古风乐团”,其用古筝演奏的《高山流水》《春江花月夜》《茉莉花》等民族经典曲目让无数欧洲观众为之倾倒和痴迷,欧洲媒体称她“拥有帕格尼尼的魔鬼指法”。10年前,关杰放弃了在法国的优裕生活回到故乡大连,创办了大连第一家古筝艺术学校,至今,她已经培养出了3000多名古筝艺术人才,其中包括许多“洋弟子”。 高山巍峨,流水潺潺,故国明月,金戈铁马……关杰坐在古筝前,指尖划拨出行云流水,转而又揉按出无限的家国情怀。在正式采访之前,记者有幸聆听了关杰演奏的一曲古筝,宛如天籁的清越古音让人迷醉在那一弦一柱之间,禁不住神思梦远。一曲终了,记者欣然若得,却又怅然所失。 一把筝,21根长弦,清丽优雅的相貌和气质在清晨室内的柔光中,关杰与她的古筝仿佛是一张形神交融的中国画。“古筝已经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是我人生最好的伴侣,我所有故事和经历,几乎都与它有关。”关杰说,现在,她希望能有更多人了解和演奏古筝,让古筝那空灵清越的乐音碰撞和感动更多灵魂。 琴弦上的美丽童年 关杰从5岁起开始学琴,在她办公室墙上,至今还挂着一把充满稚气的三弦琴。“这把"琴琴"一直保留到现在,它是我音乐人生开启的地方。”关杰介绍,她从小就酷爱音乐,并且颇有天赋,无论什么乐曲只要学一遍,她就能灵活自如地弹奏出来。很快,简单的"琴琴"已经无法满足小关杰的求学欲,她于是开始练习弹奏中阮,到8岁时,关杰正式学习弹古筝。 仿佛是生命中注定的缘分,一接触古筝,关杰就喜欢上了这种古老而颇具神秘色彩的乐器。“在中国古代,筝演奏出的是宫廷贵胄之音,被誉为"群声之主,众乐之师",它的音色华丽多彩,清越纯净,可以抵达人的心灵。”关杰告诉记者,从8岁起,她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古筝,哪怕后来到法国留学,也要随身背着一把古筝。 “那时,全大连也没有几个人弹古筝。而我一个小孩子,几乎天天都要抱着一块大木头练习弹筝,并且常常一坐就是七八个小时。最初学习时,我手指全都磨出了水疱,尤其是夏天,屁股上坐出一层热痱子。”关杰感慨地说,如果没有儿时的那种坚持,恐怕就没有如今的梦想成真。 后来,关杰如愿以偿地考入著名音乐学府上海音乐学院,1988年,她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毕业后,我又考入国内音乐艺术最高殿堂中央民族歌舞团,任首席古筝演奏家,常随中央艺术家代表团访演,当时蒋大为是我团的团长。”关杰说。 一把古筝倾倒欧洲 “在读大学时,我就有"走出去,看世界"的梦想。所以,在中央民族歌舞团工作两年之后,我决定赴法国留学。”关杰介绍,她去法国攻读的是欧洲音乐史,“我认为,只有对各国音乐历史以及文化内涵有丰厚的积累和沉淀,才能厚积薄发。” 关杰到法国时,带去了两把古筝,而当时,几乎整个欧洲对古筝都知之甚少,很多人看都没看过中国的这种古老乐器。“刚到法国时,我勤工俭学,但与身边一些中国留学生到饭馆里刷盘子不同,我决定用古筝赚钱。”关杰说,当时,她在法国里昂的一家柬埔寨人开的中国餐馆里找到了一份特殊工作:每天晚上弹一个半小时的古筝,报酬是200法郎。 至今应该还有法国人记得那个美妙的夜晚:当一位身穿中式旗袍的东方美女端坐在一把古老而神秘的乐器前,如魔术师般抚动琴弦,指尖便流淌出空谷清音和高山流水,现场所有高鼻深目的法国人都惊呆了:他们没人听过如此美妙的音乐,也没人认识那把神奇乐器。那个夜晚,关杰用一把古筝“征服”了里昂。 “我弹奏了几首古筝曲子之后,热情的法国人都围上来观看和询问,有人情不自禁地抚摸琴弦,有人则站在旁边一直鼓掌。古筝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像拥有魔力一样。”关杰笑着说,她在那家餐馆弹筝期间,其生意异常火爆。然而,关杰只在那里弹了4天就辞职了,因为她觉得餐馆喧闹的环境并不适合她。 “我辞职时,餐馆的老板娘"娜达丽"非常不舍,后来她干脆拜师向我学习古筝,成为我在法国的第一名"洋弟子"。”关杰说,至今,她的一把古筝还摆放在那家餐馆最醒目的地方,“娜达丽”有时也会给客人弹奏几曲。 几曲古筝震惊了里昂,关杰也从此走上了在法国乃至全欧洲的巡演之路。“坦率地说,当时,我的演出费很高,社会公益活动我可以义务参加,但商业活动,我的演出费从不议价,我觉得这是对我和古筝的一种肯定和尊重。” 在法国留学的第二年,关杰与另外三位旅居欧洲的中国艺术家组建了“古风乐团”。“我弹古筝,另一位女士弹琵琶,一位男士拉二胡,还有一位女士唱声乐,我们四人相得益彰,能将中国传统音乐演绎得如诗如画。”关杰无限神往地回忆说,当时,“古风乐团”被邀请去欧洲各国巡演,并频频应邀参加世界音乐节、艺术节等,在欧洲掀起了一股中国传统音乐热,古老而神秘的古筝也由此被许多外国人所了解和喜爱。 创办古筝艺术学校 关杰在法国生活的那些年,渐渐习惯了那里的生活,然而,对母亲和亲人的思念使关杰总觉得故乡大连才是她真正的家。“每次我回国探亲时,妈妈都哭着不让我走。有一次,我拖着行李箱离开家,遇到一位邻居,她跟我说,每次我走后,妈妈都会光着脚追出来很远,却又不肯喊我,只是默默地注视我离开。了解这些后,我当即决定要回到大连,回到家人身边。”关杰动情地说,无论她飞得多高多远,大连永远是唯一的家。 2001年,关杰回到大连,并创办了大连第一所古筝艺术学校。“当时,大连很少有人学习古筝,钢琴、萨克斯、吉他等是那时最流行的乐器。很多家长也不问孩子喜不喜欢,就花几万元给他们买一架钢琴,然后逼着孩子去学。”关杰说,回国之初,她被这种现象触动很深。“我觉得,不应该盲目地学习外来的东西,反而把老祖宗留下来的优秀文化和艺术给抛弃了。所以,我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来传播中国传统音乐。” 坚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关杰于是办起了她的古筝艺术学校。“开创学校时,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很多家长和孩子听过我的弹奏之后,都深深地被古筝吸引了,并纷纷报名学习。甚至还有一些欧美学生,追到中国来,他们一边在大学里留学,一边来找我学古筝。”关杰说,粗略统计,如今,她教过的以及在关杰古筝艺术学校里学弹古筝的“洋弟子”有近百人。 “与国内的学生相比,外国学生好奇心更强,喜欢问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中国学生很少问古筝的构造等方面问题,而"洋弟子"则总是问:古筝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琴码和琴弦为什么要这么安装呢?他们的认真劲儿,同样让人感动。”关杰说,音乐没有国界,不少“洋弟子”古筝学得很快,也弹得很好。 另外,在关杰的引领下,大连喜欢古筝和学习古筝的人逐渐增多,在2007年之后,还形成了一股古筝热。目前,全大连有几十家教授弹古筝的各类学校和“学习班”,其中有不少是关杰的弟子开办的。“这些年来,我们培养出了3000多名古筝艺术人才,策划并举办了30多场古筝专场音乐会,这是让我最欣慰的事情。”关杰认真地说。 对话关杰 创建大连“古风乐团”,希望复制昔日辉煌 记者:您回国之后,当时风靡欧洲的“古风乐团”命运如何? 关杰:回国之前,我们四个人曾经聚在一起大哭了一场,我回国后,这个乐团就基本解散了。离开“古风乐团”是我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 记者:您在法国生活了10年,在欧洲频繁巡演,那么,是否已经将古筝艺术传播到了欧洲呢? 关杰:我和“古风乐团”演出过的地方,都应该留下了中国传统音乐的痕迹。听说,现在在巴黎的一些乐器店,已经能够买到古筝了,在这个从无到有的过程中,我觉得自己作出了一点贡献。 记者:您会让儿子也学习古筝吗? 关杰:我不会强迫他学习,但他至少应该了解古筝,这样他才能理解我,从而知道他的妈妈在做什么。 记者:听说现在高考时,古筝特长生可以加分,您觉得这样是否有可能使古筝沾染上功利的色彩? 关杰:我觉得音乐会让人更真诚,更善良。大多数学古筝的孩子是因为喜爱,至于个别仅仅只为加分而来学古筝的,我会拒绝他们。 记者:您未来的打算是什么? 关杰:今年,关杰古筝艺术学校整整走过了10年,下一个10年,我想在继续培养古筝艺术人才的同时,致力于古筝乐曲创作录制以及将带领弟子多办几场有特色的古筝专场音乐会。此外,我还创建了大连的“古风乐团”,希望这个乐团能够复制我们昔日的辉煌,将古筝推向更高更远的未来。
退保 https://1688688.com/
极客生活网